欢迎光临慧云seo博客!慧云seo博客

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都是运营惹的祸之:我和金莲的四天零一夜

admin 2020-04-14 网络营销 未知

  【文章摘要】我就去上班了,一路上运营的各种点子那是铺面而来呀,我终于能感觉到我所运营的社区好似哪里出了问题。我记得那是2011年3月份底。那个烂桃好似无意中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我觉得我应该自由发挥了,不能再任由领导摆布了。

  我很少看励志的文章,也觉得别人不会看励志的文章。哪承想在一次微信号的运营项目中凭借励志内容成功将日净增粉丝数由负转正;我从来都不觉得我会生病,也从未住过院,然而一场大病让我刷新了病史。于是,在住院这段期间,我捧起了中国男人最爱看的励志小说《金瓶梅》,打算靠它熬过这段时光。这时候,旁边病床上来了一个姑娘,名叫金莲…

  8月底,我中午玩了1个小时乒乓球,下午五点,我正忙着做一篇文章,写到兴奋处,忽然之间肺部就痛了起来,右半边身子动不了了,呼吸困难。我觉得有点不妙,早早的下班就奔家里去了,半路上冷汗涔涔的流,微微一咳都是撕心裂肺,失恋的感觉。

  地铁到了倒数第二站,终于有一姑娘发现了我的异样,给我让座,然后她就下车了。平生第一次有人给我让座,感动涕零!我刚坐下,还没调整好坐姿,车就到站了。

  没回家,直奔医院,挂急诊,大夫问咋了,我说肺疼,好像抽烟抽多了。大夫说你抽啥烟,我说钻石。大夫说:蓝钻吧!烟挺有劲,就是太便宜了,才5块5。说我这是抽便宜烟抽的,建议我以后抽烟抽10块以上的。烟友相见,分外亲切。我正要跟他详谈北京控烟事件实质是几个大烟草公司绑架了某个经济部门搞的一次业务价值最大化的活动。大夫掐断了我的议题:拍个片去。

  当晚,直接安排我到呼吸内二科住院,连夜挂上了吊瓶。还挺严重,柳大夫说至少需要住院20天,因为肺里出现了阴影。 病床是双人间,旁边病床是个老大爷,90多岁。有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在陪床,对我一笑!

  柳大夫告诉我病情的时候,挺严肃的,我预感到大事不妙,胡思乱想了一晚上。凌晨4点多才沉沉睡去。昏昏沉沉的,我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眼缝一瞅,旁边老大爷好像又高烧了,有一姑娘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护士们来来回回穿梭在病房里。

  6年前,我还混迹街头的时候,去洗头房洗头,小妹都会问我:小弟,高几了(高中几年级了),自从做了产品运营之后,再去洗头房,小妹当我是新顾客,张口就说:大叔,头一回来吧! 做运营就是这样催人老,今年20,明年38。

  “你面黄肌瘦,肯定是熬夜过度;头发稀疏,用脑过度;两眼无神,绝对是盯着电脑时间太长…” 金莲还是个细心的人。

  自从慕容雪菲(文章:我和慕容雪菲深夜聊运营)一役之后,我的确消沉了一段时间。但还是贼心不死,别的不敢说,一聊运营,还是那句话,我可是一把好手。我再次燃起泡妞欲望,从0到1一直是我的目标,我要打破0的尴尬。

  “太累了,我实习的时候,是做社区净化的,天天删帖,内容审核,平时还得去别人家的社区发帖拉用户”金莲说。

  和初夏(文章:姑娘,你其实只是个运行经理) 一样,又是一个做运行的女孩子。按我的经验,这些基础性工作其实是实习生的标配,很多实习生没有熬过这样的机器人生涯,转行做了别的,并对运营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就像说服杨柳(文章:运营部来了个女村官)一样,我需要忽悠一下金莲。

  我瞧一眼旁边的老大爷,病的挺重的,一时半会也出不了院。我说:你赶紧睡一会吧,我帮你盯着液瓶!

  望着金莲的背影,我五味杂陈,内心焦灼着:泡还是不泡呢!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从来不对大学生下手。算了,卧病期间不胡搞。

  我掏出手机,翻出《金瓶梅》,准备励志一下。这本巨著一直是我手心里的宝,我一直觉得西门庆是运营界的鼻祖,因为他完全是以业务为中心的,目标很明确,一心想把小潘泡到手。而武大郎以用户(小潘)为中心,百般讨好她,端茶倒水伺候洗脚,反而收不了小潘的心。武松一开始就走了品牌之路,非得打死一只大虫,赢了个品牌名,做事反而畏手畏脚了,不敢毁了英雄的名声。

  我因为还要做彩超。她醒了之后我就去了。回来的时候,下午斜晖映室,光影斑驳下,我竟然呆住了。好漂亮的金莲,素面朝天,七分裤,绿色小衬衣,长发盘起,有鬓角漏出。都说女博士是天生野兽,哪承想这是个偏见。

  “哈哈,没事,我现在也不忙。兰查斯特战略模式是用来判断企业竞争地位的,它有三个百分比值。分别是73.9%,41.7%和26.1%。假设在一个市场上只有两家竞争对手,那么如果有一家市场份额已经达到73.9%这个上限目标值了,它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比如你们腾讯,在社交领域是独树一帜的。如果有三家及以上竞争对手,只要谁先取得41.7%的市场占有率,就会成为行业主流。”

  “啊,你说理论没用呀,怎么会呢!你正在追的这个姑娘,不是还有两个人也在追求她嘛,那么,你只要在姑娘的心智占有率达到41.7%,那就是成功了。”

  “恩,对,首先要给自己定个目标,做任何事都得有目标。要不然你胡子眉毛一把抓,毫无目标,十有八九就会失败。有了目标后呀,要把41.7%分解为一个个可量化的行为上,要蚕食,不要鲸吞。一步步的让姑娘掉进你的量化体系里。”

  “我一猜你就会这么问,对,如何分解目标要从姑娘的行为角度出发,这在运营里就是用户行为分析了。可以将姑娘的行为分层的,比如“姑娘主动找你说话了”“求你帮忙了”等等这些行为可视为浅层次的暗示,将“你怎么穿这么点呀”,“你能再帮我…”等等行为视为深层次的暗示,深层次的暗示就证明你已经快成功了,到最后如何下口求爱,就要找机会和她逛一次街,暗中留意一下你们走路的距离,如果她和你走路的距离越来越近,你就要果断转化,别犹豫,那时候转化效果是最好的。所以呀,刚我说的那五个用户行为是我追女朋友长用的,屡试不爽。”

  “恩,是这样的,第四步现在不是快到秋天了吗,你前三步都完成了,等找个机会,你穿着短裤和半袖制造一个假邂逅的场面,看姑娘会不会对你说这句话,如果说了,你就完成用户心智占有29.7%了。”

  撂下电话,我斜眼瞅了一下金莲,她似乎在听,但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柳大夫正在给老大爷检查身体。

  我对金莲说,我一腾讯的朋友,也年薪百万了,就是一直单身,最近相中一个姑娘,不敢下手。智商高和情商高真是不可兼得呀。

  金莲嗯了一声。刚要说话,柳大夫说话了:韩利呀,你这肺里有阴影,是炎症,住院这段时间不要泡妞,否则疼痛会由肺转到心上。

  我越来越感觉金莲是个可塑之才,我寻思应该动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给她重新转化成运营,为她指一个光明之路。运营恰好在未来3-5年将有取缔产品经理戴上高薪桂冠的可能。

  “大米一直说自己产品好,其实只是一个成本价引起的市场侵蚀而已,再加上赶上了社交媒体的东风。纯市场致胜的产品,而业界非说是产品致胜。” 我说:“假设没有社会化媒体,你认为大米还能崛起吗?”

  “金莲呀,看你也是有慧根的人,我给你讲讲渠道的事。原来的渠道是电视、门户站(web1.0)、搜索引擎,这些渠道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我说你听”,信息是不对称的(什么是信息对称:就是我的小秘密你是不知道的),所以这个时候的广告主(生意人)说啥是啥,推广物料里有80%是忽悠人的,典型的表现就是产品都一样,但是心智定位不同,说出来的广告语也就不同,很多用户就上当了。所以有钱人走品牌的路,没钱的人直接效果营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后来,web2.0占主流的媒体时代来了,广告主的生意一下子不好做了,因为用户开始发声了,你的产品好用不好用,我随便发个帖子,就传播了。这个时候,如果产品还是那款产品的话,广告主如何卖出货去。他们开始琢磨新的策略,首先他们走了公关的路,堵死发声渠道,因为这时候的社区是可以删帖的,给钱就删,而搜索引擎上也可以快速靠公关将排名一落千丈。因为那时候社区还做不到实时交互,QQ还是一个熟人直接的定点沟通工具。

  后来,微博出现了,社交网络开始成型,社交结构一下子就变了。这个时候的最大特点就是信息传播变的特别快,特别容易就能聚集一批倒霉用户(社群)一起攻击你,公关不好使了。所以大米就独辟蹊径,一开始就培养大批小号(发烧友),小号的作用就是模拟用户发声的,但是需要钱的支撑。大米抠呀,不愿意花钱养水军,就开始了一种独特的社群营销方式:赏脸营销。你会发现,在现实生活中,不管你对名人有多痛恨,一旦这个名人真的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并邀请你吃饭的时候,大部分草根一族还是会“虎躯一震”的,这是人性。大米是很有‘insight’的。”

  我本来想学4A广告公司的人,动不动搞出一个英文词出来,这样显的“高深”,可惜弄巧成拙了,我脸一红,“嘿嘿,英语没学好。大米一直在说自己是发展最快的互联网公司,其实都是为了给发烧友撑脸面的。你想想,如果你是大米的发烧友,你会不会在朋友圈里炫耀一下。当有用户在互联网上骂大米产品的时候,你会不会帮衬一把。所以,大米的发烧友其实是一群‘高级水军’,大米给其存在感,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中国传统文化呀,所以他们会不遗余力的发挥水军的作用为大米维护口碑。

  而有些公关公司没有将水军的业务发扬光大,就是因为他们的水军是靠粮饷支撑的,发饷就给你公关,不发饷就不干活了,这是大米不同常人的高明之处。

  我胡吹海聊,金莲却听的津津有味。我觉得我的策略很靠谱:“所以说,我们看任何问题都一定要有自己独到的角度,比如我是做运营的,就喜欢从运营的角度看成功或失败的原因,不能人云亦云。

  加了金莲微信后,我继续说:“你知道微信为何左右手互搏,用微信对抗QQ吗。除了网上流传的移动端和PC客户端产品不同之外,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呢。从运营的角度考虑,会不会是因为早期的QQ产品用户定位在了年轻人身上,而导致QQ被赋予了‘青少年的交友工具’的潜台词,是青春社交的代名词。

  我记得2008年我刚入行互联网的时候,单位的人更多用MSN的,认为MSN更职业化,是白领社交的工具,小屁孩才用QQ呢。所以按着这个思路,似乎腾讯的社交产品战略白白损失了大量白领和高端人群。而这部分人是能够诞出影响力的。所以腾讯重新设计了一款微信产品,目的就是真正实现全网社交,不管你是什么阶级的人群,全部一网打尽。这似乎是微信从0开始做社交的原因。后期做公众号为坚持原创的人开通原创打赏功能也印证了这一点。

  这点我是求证过的,我翻看了一下我QQ上的一些创业者和高端人群,发现他们的QQ空间几乎空无一物,而有部分人是有自己的独立域名博客、或新浪博客空间或个人微信公众号的。都是在写原创,而他们无一例外不在QQ空间撰文,也许就是因为QQ空间皮肤太炫,适合青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表达欲而不符合高端大气、崇尚简约的人群。

  还有360的老板周鸿祎一直以产品经理自成,并称产品是不断打磨出来的,为360产品致胜埋了个大大的伏笔。而用运营的角度考虑一下,360之所以成功,会不会是产品市场开发中一开始就定位在‘免费杀毒’这四个字上了呢?是市场致胜而非产品致胜呢?或者就是因为那一句“恭喜你,你打败了99%的用户”的文案。那么360的产品后期不断优化升级,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更多的是为了做留存呢?因为产品就是内容,是用户留存最有力的武器。

  这些想法都可以有,哪管是错的,但是思考总比人云亦云强。我就是这样,从来都喜欢自己憋东西出来,工作的时候也比较灵活,不按部就班的。这是一个思维炫技的过程。

  下午四点,金莲伺候老爷子睡着之后,溜到我床边坐下,问我:利哥,昨天听你说了运营的事,感觉还挺有意思,你说我我现在要是做运营,咋样才能快速入行呀?正中下怀,我说那我就给你讲讲我当初是咋入行的。

  “人生呀,你图什么往往就得不到什么,尤其是那些速成法,更不好使。所以你要想将来赚大钱,钱一定不要当成目标,而要把学到运营技能作为首要目标。你会发现,当你的目标定为学经验的时候,你会有很好的态度融入运营,而且机会随时都有可能砸你头上,比如我,2008年的时候我入行互联网,当时对互联网一窍不通,我还记得2007年的时候花了500元报了一个word速成班呢,那时候我上网基本上就是聊QQ和看黄…看黄飞鸿系列电影。

  后来我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在线教育电商,岗位是网站编辑,我戏称是cv工程师(ctrl+c,ctrl+v)。因为在亦庄,太远,不好招人,后来我才知道面试我的那个人因为两个月都没招到人被总监骂了好几次,所以他说只要有来面试的就要,不管啥背景,然后被我撞上了。

  我记得我是3月份去的,还没转正,贵人就来了。2008年金融危机,单位裁掉2/3,我因为薪资还没到及格线,领导们通过数据一分析,发现我的薪资实在微薄,裁不裁我单位财务状况都一样,我有幸留的青山在,后来连续被委以重任:SEO、频道主管、联盟推广等岗位前仆后继向我扑来。让我一个初出茅庐的互联网新兵蛋子着实慌张了好久。我记得当时我的名片就印了好几样,比如我出去谈渠道合作就拿客户经理的名片,去谈内容合作就拿网站编辑的名片,去搞活动奖品合作就拿运营主管的名片…

  总之,那两年我是一直身先士卒,领导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因为我接触的都是新鲜事物,也不懂,蒙着头做,还真让我闯出一条血路来,我负责的频道的销售业绩竟然提升了好几倍,领导说是我的功劳,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电商在那两年正好是爆棚发展期,和我的工作根本没关系,你看,我捡了个大便宜。

  2010年5月,我受不了‘高薪’蛊惑,就跳槽进了一个IT垂直门户网站,做社区运营。我的名片上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经理’二字,激动了好久。但运营为何物,毫不知情,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上面有领导,也是让我干啥就干啥好了。

  顿悟的时候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从菜市场买了一斤桃,有一个坏的让我吃掉了。不大一会,我忽然觉得小腹一阵绞痛,有热流穿过,那一个晚上,我浑身发热,呲呲冒汗,在租住的小破屋里翻来覆去的,我感觉我好像要完了,生命似乎要静止。不知折腾了多长时间,就晕过去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发现外面的太阳怎么那么舒爽呀,我竟然精神抖擞起来。

  我就去上班了,一路上运营的各种点子那是铺面而来呀,我终于能感觉到我所运营的社区好似哪里出了问题。我记得那是2011年3月份底。那个烂桃好似无意中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我觉得我应该自由发挥了,不能再任由领导摆布了。所以我到单位之后,连忙召集我的小弟和大领导过来开会,我说从今以后的半年时间里,我会把社区从不足一万的会员做到20万,但是前提是X总你不要指挥我,让我的两个手下去搞别的项目,让我一个人来。

  KPI一下子就把大领导说服了,再后来大领导完全放羊式管理。后来的小半年时间里,我做啥成啥,写软文带风,搞活动有彩虹,做专题都风驰电掣的,我策划的十大运营知识一网打尽系列专题特别火,比如“网站运营知识一网打尽”的专题红透了微博,专题配套的同名知识图谱在微博上被转发了20000余次。那个社区就是我一直津津乐道的网站运营108将。

  半年时间不到,陆陆续续有用户“摸”到社区,20万用户轻松拿到(其实是累积的,而不是活跃的)。那个年底,我被搞成了年度最佳员工,董事长亲自给我颁了个电饭锅,质量相当好,现在我们家还在用它焖米饭。

  所以呀,金莲,如果你想入行运营,3年时间里一定不要看钱,也不要挑活,给钱就做,能吃饱租个胶囊公寓就行了。活也别挑,领导让干啥就干啥,然后坚持个3年,和我一样去买个烂桃一吃,保你以后在运营圈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要帅哥有帅哥。当然了,你平时也要多琢磨一些自己的事,像我一样。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社区里认识一个老板,问我关于竞价排名的事。他非要把自己的名字当做关键词。我笑笑之余忽然感慨:我也应该有此‘宏图大志’,如果将来有一天,运营圈里的人搜‘韩利’或‘运营’二字,我能在百度‘名列前茅’,当是多么牛的事情呀!

  我百度一搜,大惊失色,‘韩利’二字基本被同名的中国羽毛球队队员韩利霸占了,头十页里穿插着生意人:韩利装饰、韩利橱柜、韩利壁纸…我觉得竞争对手好强大。于是那年我就开始‘布局’百度了,零零散散写了十几万字有关运营的文章。文章里多有‘韩利’二字,希望借助互联网的分享精神打倒中国羽毛球队。

  现在你再去看,百度一搜韩利,首先百度会推荐给你一个热搜词:韩利 运营,然后在百度首页,已经有我至少4条信息在上面,多厉害呀!因为同名市场成功在即,我就给自己定了另一个五年计划:我和韩寒、韩庚只有一字之差,怎么就天壤之别了呢!我决定我要打败他们,单靠运营是不行的,我需要另辟更大众的市场,所以接下来我可能更多的会把重心转移到’青春、怀旧’等市场了,写很多很多的,靠互联网传播的威力快速拿下90后的眼球。

  你看,我靠互联网,先打败同名之人,再蓄势打败同姓之人,我的压力也挺大的。我怀疑我得肺炎不是因为抽烟,而就是因为压力太大导致的。

  我正打算胡侃下去,我电话响了,一看是贾南风打过来的,我忽然想起来3年前我和贾南风在网吧包房通宵的事,我对金莲使个眼色,老爷子的液已经空空如也。她赶紧呼叫护士换液。

  “啊,我一美国回来的朋友说要来看看我。”我用‘美国回来’这个词不失时机的继续给我脸上贴金。

  晚上,夜班护工来了之后,金莲就走了。 贾南风拎着一篮水果过来,我们去一家叫”隔壁老王烧烤店“的地方吃了夜市。

  11点多,我回到病房。金莲竟然在,一个人在我病床上斜倚着。脸上有点倦意。我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我出去的这三个小时里有事情发生。

  “哦!”我心理一阵激动。我一直认为一天中女孩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就是夜半钟声的时候。这时候进行心理攻击很容易成功。我路上还在琢磨怎么将金莲攻陷心理防线,一看机会就来了,肯定是刚吃的那个大腰子显灵了。

  这时候柳下惠大夫走过来,他今晚也是夜班,对我说:“韩利,你明天早晨就办理出院!”口气不容置疑。

  一个女孩子,早晨的阳光照射进来,光影斑驳下,我竟然呆住了。好漂亮的女孩子,素面朝天,七分裤,绿色小衬衣,长发盘起,有鬓角漏出。

  直到今天,我才恍然大悟。金莲一直在给我机会,而我却耽于运营的胡吹海聊里。有些事情,你明明和别人说的时候头头是道,真的落到你身上了,却“只缘身在此山中”。金莲4天零1夜说的那些话陆续在我耳边响起:

TAG: 网络营销

慧云seo博客
热门标签